<menu id="kwawu"></menu>
  • <menu id="kwawu"></menu>
  • <tt id="kwawu"><strong id="kwawu"></strong></tt>
  • 高校人才網—國內訪問量、信息量領先的高層次人才需求信息平臺。
    當前位置:高校人才網>人事動態>高校資訊>

    逐漸偏離的教學競賽:真能提高教學水平嗎?

    時間:2019年07月03日 作者:許悅 來源: 中國科學報

    教學的第一現場,是有學生的教室,而不是只有評委的賽場。

    不要寄希望通過教學競賽提高青年教師的教學水平,就像不能通過競技體育提高民族體質一樣。提高民族體質的途徑是大眾體育,提高教師教學水平的場所在真實的教室里。

    季梓軒(化名)是一名青年教師,2017年進入高校從教,兩年的時間,他從茫然到成熟,這其中學校舉辦的一年一度的青年教師基本功大賽,讓他印象尤為深刻。

    “我所在的學校,每年只有這樣一場針對教師教學的比賽,為的是讓參賽者可以進行充分的準備。作為青年教師,我在比賽觀摩學習的過程中見識到不同學科類型教師的教學原理和方法,對自己的教學有啟發。”季梓軒說。

    對于教學競賽,有人愛也有人恨。比如就在前不久,《中國科學報》刊登了《為什么唯獨中國有眾多教學比賽》一文后,就引發了許多業內人士的討論。

    翻看評論,諸如“形式主義”“功利主義”“教學競賽就像選秀節目,表演成分居多”“教學競賽是為了發證定職稱”等類似的批評之語甚多,直指教學競賽中的痛點。

    那么,具有“中國特色”的教學競賽究竟是好是壞?教學競賽的正確“姿勢”究竟應該什么樣?

    逐漸偏離的教學競賽

    “競賽”在中國有著獨特的存在意義和作用。

    20169月,中華全國總工會下發了《20162020年勞動和技能競賽規劃》(以下簡稱《規劃》),將勞動和技能競賽作為提高職工素質、推動企業進步、促進經濟發展的重要途徑。高校教師自然也不例外,而教師以教學為根本,教學競賽自然成為高校必不可少的活動。

    在網絡上檢索詞條“教學競賽”,首先映入眼簾的就是某高校某教師榮獲某教學競賽、基本功大賽幾等獎的喜訊。而報道中對于這些競賽的主旨描述都是“關注教學”“提升教學能力業務水平”“關注青年教師成長”等,以教學為核心要素。

    然而,立意深遠的教學競賽似乎在執行過程中逐漸變了味道。

    “教學對于教師來說十分重要,教學競賽的舉辦,也體現了高校對教學的重視和對教師教學的激勵,但在向下執行中被逐漸扭曲,不再突出教學,反而將重點放在了功利性目的上。”南方某高校青年教師王京(化名)告訴《中國科學報》,由于參賽名額有限,有些院系在通知教師參加教學競賽時會明確表示,往年參加過、拿到獎的教師就不要報名了,把名額留給其他明后年需要評職稱的教師。

    季梓軒有過相同的經歷。作為新進教師的他就曾經被院長提醒過,“競賽應該參加,要好好準備,在評講師時會有加分”。

    “從學校層面講,教學競賽的初衷是為了讓教師提升基本功、注重教學,這樣的作用是有的,但也給想評職稱的老師提供了一個加分的機會,其具有的功利性也是不可否認的。”季梓軒說。

    而這種功利性究竟是好是壞,季梓軒坦言,“既不是好事也不是壞事”。在他看來,教師除了本職工作,職稱評審也是職業生涯中非常重要的一環,“職稱評審無外乎兩個方面,科研和教學。部分教師參與競賽作為評職稱的加分項,是可以理解的,但競賽過程不能只滿足于功利性的淺目標,還應把教學當作最重要的核心和標準”。

    對此,廈門大學高等教育發展研究中心主任別敦榮表示贊同,“只要設置了獎勵措施,就會有人去追求,但不需要太過消極地看待問題,并不是所有教師都是沖著獎勵而去。激勵教師關注教學、注重自身的教學能力,這才是主要目的。功利性不可避免,但教學競賽本身的一些作用也是存在的。”

    競賽真能提高教學水平嗎?

    既然教學競賽的作用是讓教師重視教學、提高自身教學水平,那么僅靠教學競賽真的能夠做到嗎?其作用是否如預想中那般有效呢?

    “不要寄希望通過教學競賽提高青年教師的教學水平,就像不能通過競技體育提高民族體質一樣。提高民族體質的途徑是大眾體育,提高教師教學水平的場所在真實的教室里。”武漢大學教授蘇德超指出,舉辦教學比賽,比維持現狀什么也不做要好,而比賽中獲獎的教師,水平都是比較高的。不過,還應追問:他們平時上課也是這么講的嗎?也進行過這么夸張的準備嗎?

    對此,王京表示贊同,她所在高校舉辦的青年教師基本功大賽由兩部分構成,一部分是不到二十分鐘的微課講演,另一部分是用近一個小時的時間現場完成一份教案。她坦言教學競賽某種程度上就是一場表演,“我們在一線教學非常好的老師,有的也不能在競賽規定的20分鐘時間內,完全展示出其豐富的學養和氣質。有些可能平時教學并不太出色的老師,反而在這20分鐘內,表演得非常好”。

    “教學競賽時間有限,片段是不可能反映全貌的,展示不出教師的全部教學能力,更不可能展示真實課堂上所運用的教學技能或智慧。因此,教學競賽是在特定場合的表演,是一種秀。”別敦榮分析道。但他同時認為,準備和參與競賽的過程,對于教師教學能力的提高是有幫助的,“如果各學校有條件,將競賽和老師的實際教學考查結合起來,效果可能會更好”。

    此外,蘇德超還指出,目前學校設置教學比賽的初衷是好的,但存在一個矛盾:一方面,比賽是為了提升教師的教學基本功;另一方面,能參加比賽的老師又往往基本功比較好。那些真正需要提高基本功的教師,在院系內部的初篩中已經被淘汰了,“這樣一來,教學比賽就成了錦上添花,而不是雪中送炭;是對更有基本功的教師的獎勵之道,而不是那些缺乏基本功的教師的提升之道”。

    “這應該引起高校的重視。”別敦榮說,教學競賽應該讓更多人參與進來,不是為了競賽而競賽,而應該把培訓和競賽結合起來,在培訓的基礎上組織廣大教師來觀摩,這樣的競賽可能會更有益處。”

    采訪中,別敦榮還建議,可以設置不同層次和類型教師的比賽。教學優秀的教師參加卓越競賽,為新進的青年教師設置一些類似“新星”競賽,讓不同類型、不同層次的教師都有機會參與進來。

    事實上,目前有些高校已經意識到了這一問題,并著手為新進教師、青年教師舉辦教學新星、教壇新星等教學競賽。同時開展各學科的教學競賽,以賽促練。

    重視教學需要走進課堂

    要想得到最好的體驗,身臨其境無疑是最佳選擇。對于教學的重視和評價也是如此,只有真正走進課堂、關注課堂教學,才能將“教”字立起來。

    身為一線教師的王京最為重視的就是自己的課堂,“我覺得課堂教學很重要,雖然現在有慕課,學生通過很多的電子資源也能掌握新知識,但課堂教學中老師的那種言傳身教、和學生之間的互動,是很多慕課和手機互動做不到的”。

    王京每年都會翻新自己已有的教案和案例,為了一節四十五分鐘的課,課下花費的時間要長得多。她強調,作為教師一定要有認真的心態,備課要嚴謹,才能保證把最新、最系統的知識傳遞給學生,“非常可惜的是,現在很多教師可能不太重視課堂教學,功利性太強,某種程度會影響到學生”。

    她指出,如今的職稱評定會看很多方面,比如科研、教學、帶學生參加競賽等,但教學能力很難量化,課堂教學的權重也不大,“如果再將教學競賽取消,在職稱評定中就更看不到哪里體現教學了”。

    作為一名深受學生歡迎的一線教師,蘇德超對此有著相同的感受。在他看來,現在的教學管理者大多喜歡宣傳教學比賽,而不太宣傳和關注課堂授課,“我們可以理解教學管理者的管理困難:教學比賽非常容易指標化,課堂授課不容易指標化,尤其不容易進行跨校比較。但是,管理上的困難不應該成為借口”。

    他指出,簡單地通過數字管理是高校管理的通病。不但教學管理中有這樣的問題,在科研管理中也有這樣的問題。科研強不強,不看論文內容,只看論文篇數;教學強不強,不看教學過程,只看教學比賽的獲獎數。這樣一來,把復雜的高校管理簡化為小學加減法運算。長此以往,將會傷害高校的教學與科研。

    “教學是良心活,并不是簡單的數據可以反映出來的。教學的管理者應當開發出更準確的課堂教學評價系統,而不是簡單地用教學比賽來替代。在做課堂教學評價系統時,設置的指標要跟學生和教師的直覺感受相協調,而不是只圖模型建立上的方便。”蘇德超建議。

    競賽要跟上教育教學思想步伐

    除了重視走進課堂外,要想解鎖高校教學競賽的正確“姿勢”,還要以最新的教育教學思想作為指導。

    如今的教學競賽中,諸如多媒體的使用、課堂的互動率、普通話的標準、教學過程的流暢性、對授課時間把握的準確程度等外在可見的因素成了評分標準,但這些對于真正的教學過程而言,似乎并不那么重要。

    “學生并不在乎教師的PPT漂不漂亮、有多少互動、普通話好不好、教學過程流不流暢等這些競賽型指標,他們在乎的是到底學沒學到新東西。”蘇德超說,教學的第一現場,是有學生的教室,而不是只有評委的賽場。

    講授古詩文、古代文人游刃有余的華中師范大學網紅教授戴建業,就是鮮明的案例。他的普通話并不算好,但其古典文學造詣和豐富的人生閱歷,讓他的課場場爆滿。

    “現在很多競賽實際都是在考查老師的口才,老師的口才好,評價就很高,會講的人在競賽中很有優勢。”別敦榮提示,現代教學不再只依靠教師講的功夫,而是希望教師具備讓學生自主學習、調動學生學習主動性的能力。

    “調動學生學習,組織、引領和指導學生學習,這是老師更重要的能力。”別敦榮坦言,教學比賽對這些方面考慮得較少,甚至可以說根本就沒有考慮,因為在競賽中沒有條件來考慮。所以,競賽怎樣用現代教育教學思想來指導,真正達到提高教師教學能力的目的,這是高校現在要特別關注的課題。

    別敦榮強調,教師競賽賽什么,競技的項目、要考查的能力,都是需要仔細設計的,“現在還是比較傳統的教學思想在支配競賽,考查的還是過去對于教師的能力需求。如果競賽本身的觀念落后,要求也是傳統的,那么,教學競賽就很難達到提升教師教學能力的目的。因此,教學競賽也要與時俱進,跟上現代教育理念和思想,用現代教育理念和思想指導教師”。

    《中國科學報》(2019-07-031 要聞)

     

    來源:

    http://news.sciencenet.cn/htmlnews/2019/7/428013.shtm

     

     

    更多資訊!歡迎掃描下方二維碼關注高校人才網官方微信(微信號:Gaoxiaojob)。

    推薦信息
    熱點信息
    网易彩票平台网易彩票主页网易彩票网站网易彩票官网网易彩票娱乐 酒泉 | 三明 | 十堰 | 乌兰察布 | 金昌 | 赣州 | 廊坊 | 来宾 | 呼伦贝尔 | 百色 | 铁岭 | 河源 | 伊犁 | 和田 | 改则 | 吉林 | 保山 | 平顶山 | 柳州 | 泗洪 | 靖江 | 邹城 | 宁德 | 朔州 | 泗阳 | 东阳 | 济宁 | 桐城 | 汕尾 | 滁州 | 黄南 | 阜新 | 大理 | 莱州 | 单县 | 灌南 | 塔城 | 章丘 | 昌吉 | 塔城 | 黄石 | 滨州 | 顺德 | 池州 | 吐鲁番 | 贵州贵阳 | 迪庆 | 余姚 | 大兴安岭 | 涿州 | 新乡 | 临猗 | 淮安 | 韶关 | 曲靖 | 琼海 | 青海西宁 | 和田 | 新疆乌鲁木齐 | 龙口 | 大庆 | 昌吉 | 燕郊 | 呼伦贝尔 | 扬州 | 宜昌 | 盘锦 | 建湖 | 章丘 | 安阳 | 莱州 | 曲靖 | 象山 | 常州 | 钦州 | 贺州 | 武夷山 | 榆林 | 辽源 | 湖北武汉 | 湖州 | 盘锦 | 惠州 | 宁波 | 海拉尔 | 中卫 | 克拉玛依 | 贵港 | 金华 | 泗洪 | 偃师 | 宜都 | 项城 | 渭南 | 玉树 | 白城 | 象山 |